5G应该拥有的创新思维

发布人:红松小e 发布时间:2020-11-13 11:33:40

创新是企业最重要的一种活动,也是企业价值系统中最具活力的一部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创新决定着企业竞争优势的可持续性。

5G应该拥有的创新思维

 

新技术对于企业创新活动的促进主要表现在产品创新、技术创新和商业模式创新。拿5G来说,创新除了要具备技术的视角,还要具有思维的视角。
 

因为没有认知和思维模式的变革,人们普遍认为5G就是4G。全球对数字化感兴趣的人们都在翘首以望5G到来之后出现截然不同的应用。让人略显失望的是,这样的应用目前还没有出现。究其缘由,是思维模式限制了人们的想象力。5G连接了人和万物,新的连接能力需要新的思维模式。技术的进步在5G到来之后,人们的想象力第一次变得不够用了,所以我们需要定义一种“5G思维”(Thinking by 5G)才能发现并创造“生于5G”(Application 5G Native)的应用。
 

无论是电信设备制造商、运营商还是个人或行业客户,都已经习惯了线性思维。亚里士多德曾经提出“垂直思考”,其思考方式主要为“单线定义问题,必须遵守既定流程,在问题解决前并无其他更改方式或途径”。
 

比如那些希望把5G的带宽填满的应用,毫无疑问,这是一种源自垂直思考的应用。这些应用在4G时代就已经被定义了,业务流程也非常清晰,只不过在5G之前受限于整个带宽,无法给用户带来基本体验,从而无法形成货币化的应用市场,我们可以列一个很长的清单:AR、VR,云游戏,无人机,4K、8K高清视频,5G机器人,5G医疗车,5G课堂……
 

这些源自线性思维的5G应用,只不过是用更宽的带宽重新定义业务体验,却并没有重新定义业务本身,那么,尴尬就会接踵而来:市场是否会为这种体验的改变买单呢?目前来看,还是非常不乐观的。
 

因为线性思维只关注可知问题的解决,或者局部的某个环节的效率与能力的提升,无法从更宏观的视角重新定义整个业务本身,从而无法重新定义价值,自然也就很难抓住新的货币化机会。
 

我们以5G AR为例,这一应用已经在中国和全世界的多个地方被用于旅游、教育、市政等场景,尽管用户可以基于5G体验新的视频内容,但是这种体验仅限于带宽改善带来的好处,以下问题依然没有改变:
 

1. 沉重的终端给佩戴者带来的不适感。
 

2. 内容生产者能否获得足够的收益才有动力产生足够丰富的内容。
 

3. 法律监管带来的潜在风险。
 

4. 行业的业务流程是否已经做出根本性的改变。
 

当然,也会有人说这些问题需要时间来解决,这个观点没错,但是我们要意识到,市场并不愿意因为理解一项新技术需要时间来解决问题而买单——有谁会为一个半成品的非端到端的体验买单呢?
 

显而易见,线性思维无法解决5G来临之后,整个社会面临的困境,我们需要一种新的思维模式,即水平思维(Lateral thinking)。
 

水平思维是一种“以非正统的方式或者显然的、非逻辑的方式来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水平思维的方式主要为“多向水平定义问题,在问题解决前有其他更改方式或途径”。
 

这是由英国学者爱德华·德·博诺(Edward de Bono)在其于1967年出版的著作《新的思考:水平思维的应用》(New Think:The Use of Lateral Thinking)中首先提出的。这种思维模式多用于创新,目前已经是一种主流的创新思维模式。
 

在具体思考上,我们可以采用几种典型的思考方式,比如,我们可以随机思考在5G下如何把螺丝刀和茶壶联系起来,或许我们会沿着这些看似完全无关的事物寻找某种可以创新的东西:
 

1. 螺丝刀是一种工具,可以用在工厂。
 

2. 手里的茶壶看上去有点瑕疵,质量不好。
 

3. 生产茶壶的工厂可能需要螺丝刀作为工具。
 

4. 一把螺丝刀的操控流程是否会影响茶壶工厂机器的运转效率。
 

5. 目前茶壶工厂的破损率是不是比较高。
 

6. 数字化的螺丝刀能否改变茶壶工厂的产品合格率。
 

7. 找到这个茶壶的瑕疵,能否找到是哪个螺丝刀拧的,哪台机器生产的。
 

8. 我们是不是可以通过5G智能工厂解决这个问题。
 

这种发散性的、看似随机的思维,是一种水平思维的模式,把看似毫无关联的两个事物联系起来,是一种社会大分工背景下的思考模式。
 

1998年,德·博诺在澳大利亚关于展望联邦前景的宪法公约会议上分享了一个故事,对于认知水平思维颇有启发。很久以前,有个人把他的汽车一半漆成了白色,另一半漆成了黑色。他的朋友问他为什么做如此奇怪的事情。他回答道:“因为不论什么时候我发生车祸,路两边的目击者在法庭上都会争论看到的车子是白色的还是黑色的,这十分有趣。”
 

在具体实践中,关于水平思维有很多实践路径,比如随机的想法、令人兴奋的思维方式(故意放大事物的某个部分)、概念扩散的想法(一种概念扩散到其他事物)、叛逆的构思方法(将广泛支持的想法视为错误开始)。
 

我认为5G需要水平思维,因为:
 

1. 5G是一种连接万物的通用技术。
 

2. 万物之间有自然的、社会的联系。
 

3. 只有通过水平思维才能发现并改善这种联系。
 

4. 只有通过水平思维才能发现新增的价值,并发现价值的分配。
 

显然,我们需要把水平思维作为一种5G时代的主流思维模式。

红松